理想国 精装

¥21.00

分类:

描述

内容简介

  《理想国》是古希腊哲学的集大成者柏拉图重要的作品,这部对话涉及了哲学的多个方面的议题,其中的议题纵横复杂,思想成熟而谈锋锐利,启发了后来众多哲人和政治思想家。《理想国》对西方思想史具有非常的价值和意义,它给人类思想和历史留下了深刻印记。这是一座通向柏拉图思想和古代思想的通俗的严肃读物。后人将这部谈话分为十卷,十卷的分法并不是对话自然的分界线,许多对话的主题跨越了两卷的内容。为便于读者理解,译者将全书十卷分为五十四章,并加以标题。

作者简介

  柏拉图(前427-前347年),古希腊哲学的集大成者,西方理性主义的代表,西方学术体系的开创者,世界历史上伟大的哲人之一。

目录

导 读 /1

第一卷

一、苏格拉底下到比雷埃夫斯 / 1

二、克法洛斯谈老年与临终亏欠/ 3

三、正义给出什么?/ 7

四、特拉叙马霍斯论强者利益即正义 / 15

五、特拉叙马霍斯论大规模的极端不正义 / 25

六、正义的目的及报酬 / 27

七、正义者与不正义者的对比 / 31

第二卷

一、格劳孔论契约正义、正义的魔戒和受难 / 43

二、阿德曼托斯论攘助不义之人 / 49

三、思想实验的开端:简朴城邦 / 54

四、城邦的贪奢 / 61

五、保卫者的品质 / 65

六、诗人关于众神的谎言 / 68

第三卷

一、诗歌教育 / 79

二、音乐教育 / 96

三、体育与医术观 / 104

四、医治恶的法律 / 111

五、音乐教育与体育的原则/ 113

六、保卫者经受考验 / 116

七、金属的寓言与保卫者的无私产 / 119

第四卷

一、全体幸福原则与中产化原则 / 124

二、城邦的强大、统一与规模 / 127

三、城邦的礼法 / 129

四、城邦四美德 / 135

五、灵魂的正义 / 145

第五卷

一、男女平等 / 162

二、共同体中的婚姻与子女抚育 / 174

三、和睦 / 180

四、不和与战争 / 187

五、知识与意见 / 194

第六卷

一、真哲学家 / 208

二、伪哲学家 / 217

三、哲人王的城邦 / 225

四、哲人王与善德 / 232

五、真善美与存在 / 237

六、可知与可见世界的划分/ 241

第七卷

一、拯救洞穴中的人 / 246

二、算术教育 / 254

三、几何学教育/ 262

四、天文学教育 / 263

五、和声学教育 / 267

六、辩证法教育 / 269

第八卷

一、依序堕落的五种政体 / 282

二、论荣誉政体及其政治家 / 285

三、论寡头政体及寡头 / 291

四、论民主政体及其政治家 / 298

五、僭主政体 / 307

第九卷

一、僭主 / 320

二、五种政体的比较 / 332

第十卷

一、造物者与模仿者 / 351

二、感性与理性、诗与哲学之争 / 362

三、灵魂不朽 / 370

四、正义的讨债 / 375

五、最后的审判与选择 / 377

主题词译名对照表 /387

历史人名地名表 /389

神话人名地名表 /391

精彩书摘

  一全体幸福原则与中产化原则

这时候,阿德曼托斯插了进来。

“苏格拉底,”他说,“如果有人对你说,你在让这些人不幸,而他们自己正是他们不幸的原因,你会怎样回答呢?城邦虽然属于他们,但他们无法因此而生活得哪怕更好一点;反之,其他人则获得了土地,起造宽敞漂亮的房舍,拥有漂亮的家居,为自己向诸神献祭,待人大方;此外,正如你刚才所说,他们还拥有金子和银子。而所有这些通常都是财富中最令人艳羡的。而我们可怜的公民比驻扎在城邦里放哨站岗的雇佣兵好不到哪里。”

“没错,”我说,“你还可以补充说,与别人不同,他们除了供应的食物就什么也没有。因此,即使他们乐意旅行也无法做到;他们没钱养情人,也没钱可用于任何奢侈点儿的爱好等等可以被称为人伦之乐的东西。此外,你还可以提出很多性质相同的指责。”

“但是,”他说,“让我们假定,所有这一切都将被包含在指控之中。”

我说:“你是不是打算问,我们的回答将是什么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如果我们沿着原来的路子讨论下去,”我说,“我相信我们会做出回答。我们的回答是,即便那些是事实,他们也很有可能会成为最幸福的人。在创建城邦的过程中,我们的目标不是哪个阶级享有不恰当的幸福,而是全体的最大幸福。我们认为,在一个着眼于全体利益的良治的城邦里,我们最易发现正义;而在混乱的城邦里则为不义。找到这两个城邦后,我们就可以确定哪个城邦更为幸福。目前,我们在塑造一个幸福的城邦——是整体而不是局部,更不是仅仅造福于少数公民。不久之后,我们将考察相反的城邦。假定我们正在给一个雕塑着色,有个人走过来对我们说:‘你们为什么不给身体最美丽的部分描上最美丽的色彩呢?眼睛应该是紫色的,你们却给它们着了黑色。’我们也许可以清楚地回答他:‘先生,你肯定不愿意让我们把眼睛美化到它们再也不是眼睛的程度。请你稍微思考一下,通过赋予眼睛和面部其他部分特征它们应有的比例,我们不是让整体变美丽了吗?’因此,我要对你说,不要强迫我们给保卫者不应拥有的别的幸福。我们可以让我们的农民穿得如同君王,头戴金冠,愿意耕种时耕种,其他什么也不做;我们也可以让我们的陶工睡在卧榻上,在火炉边宴饮,推杯换盏,陶轮就在他们手边,随其意愿想制陶便制陶;或许这样可以让每个阶级都感到幸福,如你所想,整个城邦都是幸福的。但是,请不要把这种想法放入我们的头脑中,因为如果我们听了你的话,农民将不再是农民,陶工将不再是陶工;城邦中没有人再会有阶级的清晰身份。社会败坏的后果不止于此,人们会僭越本分,自我标榜;如果法律和国家的保卫者也有名无实,那么就等着看他们怎样把城邦翻个底朝天吧!而只有他们能够给城邦带来秩序和幸福。我们想让我们的保卫者成为城邦真正的拯救者,而不是毁灭者。然而,我们的对手却希望我们是欢宴中作乐的农民,而不是正在履行国家职责的公民。如果是这样的话,我与他想的并不是一个东西,而他所谈论的也不是城邦。因此,我们必须想清楚,我们任命保卫者是旨在看到保卫者个人的最大幸福呢,还是幸福的原则常驻整个城邦。如果是后者,那么保卫者、支持者及所有同胞,必然深受鼓舞和激励,尽其所能去工作,整个城邦将因此而繁荣昌盛,各个阶级也将获得上天赋予的相配的幸福。”

“我觉得你说得非常对。”

“我想知道你是否还会同意我的另外一种看法。”

“什么看法?”

“技艺退化的原因似乎有两个。”

“哪两个?”

“富裕和贫穷。”我说。

“它们是如何发挥作用的?”

“过程是这样的,你想想,当一个陶工变得富裕了,他还会再吃那份由他的技艺带来的苦吗?”

“肯定不会。”

“他会变得越来越懒惰,越来越不负责任吧?”

“很对。”

“那么,其结果就是,他将成为一个比较糟糕的陶工?”

“是的。他已经大大退化了。”

“但是,另一方面,如果他没钱,无法给自己买工具和器械,他将不会把他的工作做得同样好,也不会教他的儿子或徒弟去同样好好工作。”

“肯定不会。”

“那么,无论是受了富裕还是贫穷的影响,工人以及他们的工作都容易退化。”

“显然。”

“那么,”我说,“我们对罪恶就有了新的发现。保卫者将不得不密切注意它们,否则它们就会神不知鬼不觉地溜进城邦。”

“什么罪恶啊?”

“富裕和贫穷啊,”我说,“一个是奢侈和懒惰之母,另一个是吝啬和邪恶之母,而两者都是不满足之母。”

二城邦的强大、统一与规模

“的确是那样。”他回答说,“但是,苏格拉底,我还想知道,如果我们的城邦被剥夺了战争资源,我们还能参加战争吗,尤其是在我们对抗一个富强的敌人时?”

“与这样一个敌人作战,当然会有困难,”我说,“但是,如果有两个这样的敌人,那就没有困难了。”

“怎么会这样?”他问道。

“首先,”我说,“如果我们不得不打仗,我们这一边将是训练有素的战士,而对方则是一只由富人组成的军队。”

“没错。”

“那么,阿德曼托斯,你是否认为,一个技艺精湛的拳击手可以轻易地打败两个肥胖、富裕而不谙拳术的人?”

“如果两个人同时向他发动攻击,他几乎赢不了。”

“如果他能避其锋芒,然后转过身来攻击那个先发动攻击的人,会怎样呢?”我说,“假如烈日炎炎,作为一个专业拳手,他连续作战,他所击倒的胖人就不止一个了。”

“当然了,”他说,“如果是那样的话,就没什么可惊奇的了。”

“然而,与军事素质相比,富人可能在拳击技术和练习领域拥有更大的优势。”

“完全有可能。”

“那么,我们是不是可以假定,我们的运动员能敌得过比他们的数量多两三倍的敌人?”

“我同意你的看法,因为我认为你是对的。”

“那么,让我们假设,在开战前,我们的公民向那两个城邦中的一个城邦派遣使节,告诉他们实情,对他们说:‘我们没有金子和银子,也不允许拥有金子和银子,但你们可以拥有,因此你们可以在战争中帮助我们,从另外一个城邦取得战利品。’听到这些话,谁还会选择去和瘦而结实的狗打架,而不愿意站在狗的一边去攻击肥而软弱的绵羊呢?”

“那是不太可能。但是,如果很多城邦的财富都集中到了一个城邦,那么对于贫穷的城邦来说,这就可能构成一种威胁。”

“你把‘城邦’这个词用于所有城邦而不是我们的城邦,未免太单纯了!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你应该用复数形式来称呼其他城邦。他们中的每一个都不是一个城邦,而是像他们在对弈游戏中常说的那样有很多城邦。因为,实际上任何一个城邦,无论多么小,都可以分成两个城邦,一个是穷人的城邦,另一个是富人的城邦,并且这两个城邦还互相打仗。这两个城邦中的每一个城邦的内部还存在更小的部分,如果你把他们全都当作一个城邦来对待,你就完全失策了。但是,如果你把他们当作很多城邦来对待,并把其中一个的财富、权力、人员交给其他的,那么你将永远朋友多而敌人少。如果现在所描述的这项明智的原则持续盛行,你的城邦将成为所有城邦中最强大的城邦。我所谓的强大并非名望和外观上的强大,而是事实上的真实的强大,即便它只有不到一千名保卫者。在希腊人和野蛮人那里,尽管都有着很多看起来同样强大或强大数倍的城邦,但你几乎找不到一个堪与她媲美的城邦。”

“你说的完全正确。”他说。

我说:“当我们的统治者考虑城邦的规模及其所要包含的领土的数量时,其确定的最佳边界和不可越过的限度是什么?”

“你觉得限度是什么?”

“我会让城邦的扩大维持在能保持统一的程度,我认为那就是适当的限度。”

“很好。”他说。

“那么,”我说,“我们将不得不向我们的保卫者传达另外一条命令。那就是,让我们的城邦既不要太大也不要太小,而要让它成为一个统一的、自给自足的城邦。”

“毫无疑问,”他说,“我们给他们下达的这个命令还不是很严格。”

“我们前面提到过的那个命令甚至更加容易做到。”我说,“我指的是一种职责,那就是,当保卫者的后代变差,就把他们降级;如果较低阶层的子孙天性出众,就把他们升入保卫者阶层。我们的意图是,就公民的整体状况而言,每个人天性适合做什么就让他做什么,一个人一个工作,那么每个人都将做他自己的工作,每个人都从事一种工作而不是多种工作,整个城邦因而就会成为一个城邦而不是多个城邦。”

“是的,”他说,“那不困难。”

……

评论

目前还没有评论

成为第一个评论 “理想国 精装” 的人

Vendor Information

  • Vendor: admin
  • 5.00 5.00 rating from 1 review